中国整体芳香疗法论坛== 顺势疗法 - 激发人体固有的自愈能力 == 顺势疗法 激发固有的治愈能力 → 神奇的顺势疗法


  共有8014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复制链接

主题:神奇的顺势疗法

帅哥,在线噢!
raybit
  1楼 | 信息 | 搜索 | 邮箱 | 主页 | UC


加好友 发短信 芳香自然
等级:超级版主 帖子:10780 积分:21016 威望:0 精华:97 注册:2003-3-19 20:51:24
神奇的顺势疗法  发帖心情 Post By:2010-3-25 19:34:44 [只看该作者]


医生交给重症患者一杯普通的纯淨水,服用之后病人即霍然痊愈,而医生的药品却是每家都有的盐和糖丸?!


任何人听后都会很震惊,那样岂不是人人都是医生了吗?没错,这就是国际上风靡一时的顺势疗法(或译:同位疗法)———利用稀释的自然物质来刺激人体防御机制,主张以“同类治疗同类”,刺激人体自然力来痊愈病患的医疗方法。


当前西医极限已日见端倪,顺势疗法在欧洲开始扬眉吐气,着名的凯勒医师给顺势疗法下的注释是:“宇宙大自然运作有一定秩序,人体也一样,生病就是因外力因素干扰,使身体发生紊乱,顺势疗法就是重新把秩序找出来。”———编者


火车一路沿湖,蜿蜒穿越瑞士阿尔卑斯山,在离意大利边界不远处停下,卢佳洛小城湖光山色、空气清淨,百年来一直是着名观光疗养胜地,也是每年举行着名国际影展的地方。圣塔卡罗斯———欧洲惟一的顺势疗法医院就位于湖边的半山腰。


远山、绿水、蓝天、白云尽入眼帘,令人心旷神怡,从英国跨海前来求医的莎莉笑着说:“每天光看这些风景,病似乎就好了一半。”她来医院已经两个多星期。她罹患严重的肾髒病,这几年进出医院就像进出自家厨房,群医束手无策,这个礼拜却水肿消失,她开始有心情到处散步走动,与人聊天。


这是个不像医院的医院,病人白天可以自由行动进出,除非行动不便,平时在楼下大厅一起用餐,或许同病相怜,来自欧洲各国甚至非洲的、伊朗的病人很快便会溷熟。


“什么时候开饭?”丹尼尔今年七岁,是这里最年轻的病人,由于长期服用肾上腺素关系,胃口奇佳。他从一岁半起,肾髒功能就失灵,小便不断排出尿蛋白,多年来靠肾上腺素压制,伴随许多副作用,如水肿、容易疲倦、注意力无法集中。家人四处求医无效,这里是他们最后希望,第一个星期医生先减低肾上腺素量剂,最近几天开始完全停用,陪丹尼尔住院的妈妈整天开心得合不拢嘴。


自然疗法近年来大行其道。西医抗生素、青霉素、阿斯匹林的滥用,以及服用西药副作用致死的事件一再发生,使得人们纷纷寻找无(或低)副作用的替代方桉,针灸、中医、食疗、气功、自然疗法风行一时。其中,疗效神奇的顺势疗法,由于临床效果好逐渐获得认可。



精密疗法难以广收病患
潮流趋势之下,不少西医改行专攻顺势疗法,药房里也卖顺势疗法药物,顺势疗法似乎成爲无副作用的代名词。但目前爲止,圣塔卡罗斯是欧洲惟一以治疗癌症肿瘤和其它严重慢性疾病闻名的顺势疗法医院。
来自欧洲各国求诊的人极多,幸运的话几个月能排到床位,一般必须等上半年左右。“我们也希望帮助更多的人,但顺势疗法就像医学中的精密手工业,无法广收病患。”


顺势疗法治疗程序和方式和一般西医不同,除了问诊仔细,病人第一次约谈时间平均长达两小时,之后,必须每天观察细微末节的变化。以现有两位主任大夫、五位住院医师的编制,的确无法应付大量病人。


为何不广设以造福人群?虽然一般顺势疗法诊所及医院遍布各地,但治疗癌症及其它严重慢性病,有这种经验、权威、技术的医生,却极爲罕见,尤其碰到攸关生死的疾病,普通医生通常不敢轻易尝试。最近十年,流行趋势推波助澜,产生一窝蜂现象,导致医生品质良莠不齐,许多成药标榜含有顺势疗法成分。慕尼黑从事顺势疗法近二十年的医生科莱柏表示,这根本是鱼目混珠,误导民众。传统顺势疗法成份单一,凡一种以上的混杂药剂都不纯正。它和传统西药最大不同点是,即使症状相同,并没有人人适用的统一药物,例如感冒咳嗽,十个人来求诊,针对个人体质特点,医生可能开十种不同的药方。

主持这家医院的施皮乃迪和凯勒博士,原来都是正统西医出身,之后专攻顺势疗法,他们在瑞士苏黎世各自拥有顺势疗法私人诊所,声誉远近驰名,尤其医术精湛的施皮乃迪医生,被同行公认尊为行内“大师”。五年前,院主感念顺势疗法治好他多年顽疾,买下医院,找施皮乃迪和凯勒医师合作,创立这家医院。


实际上,顺势疗法的成本比西医低很多。所以在贫穷的国家,例如印度,非常盛行,当地也有不少着名的权威和专门诊所及医院。



与中医理论有些相像
西医出身的施皮乃迪并不否定西医的功能,尤其治疗急症或天花、麻疹、黑死病等毒性剧烈的外来传染病,西医能立竿见影。
多半时候西医以药物强迫身体就范,而他认爲:“人不是机器,以机械化方式处理身体,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终非釜底抽薪之计。”如电线走火,插头拔掉或随时准备灭火器,只能暂时保平安,不找出真正原因,随时可能再度走火。因此,顺势疗法医院主要针对:一、切除癌症肿瘤的后续工作,即免疫系统的强化;二、不愿或身体虚弱无法承受化疗、放射治疗的病患;三、试过各种方法,依然药石失效的肿瘤病人;四、不堪副作用之苦或只能接受止痛治标治疗的患慢性病人。


己经有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西医的弊端,经常爲了“追杀”体内某一个坏细胞而大动“干戈”,治疗和伤害成份各占一半。施皮乃迪强调,每一个人在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个体,即使生同样的病,情绪、生理、心理反应都不会完全一样,应该把这些因素考虑进去,不能用规格化或流水线的方法处理。

这些理论,中国人听来十分耳熟,是否和中医理论有雷同之处?可见大自然的定律,不受时空限制。不同是,中医用阴阳调和方式,让身体达到平衡状态,例如体质阴虚以阳旺补强;顺势疗法则“引蛇出洞”,它将阴虚的状态逼出体内,服药初期,经常病情有更加恶化现象,一段期间后症状才消失,此时整个体质改变,甚至心理,因爲顺势疗法强调,身、心是不可分的一体。身体有了病痛,西医或其它医疗方式忙着防堵、围剿的时候,顺势疗法因势利导,让它全部发作出来,刚开始,病人抱怨病情加重时,医生反而高兴地点头:“药下对了!”问题是,现有1500种药物,且仍不断在发现、增加中,如何找出当下最正确的?没有公式可循,完全靠医生的经验、观察和判断能力。


施皮乃迪表示,人都有免疫力,最理想的情况是靠体内天然力量克服疾病。身心平衡时,免疫系统每天都忙着消灭有害细胞。但压抑、委屈、愤怒、紧张、悲伤、忙碌,都会减弱免疫力,因而得病。顺势疗法的基本概念是找出生命原生力量,以这股自然本能抵抗疾病。



病人主动把握一半责任
顺势疗法和西医最大不同点是,后者把身体交给医生,无论吃药打针开刀,病人处于被动,除了承受痛苦。而顺势疗法把一半责任交在病人手中,要求患者长期观察纪录症状及反应,如果病人不耐心观察身体的细微反应,无法提供足够信息,医生就很难对症下药。


治疗期间爲了让身体不受外力影响观察症状反应,严禁咖啡、薄荷、成药及任何刺激性药物,甚至茶也尽量避免,这对把咖啡当白开水喝的欧美人而言,显然需要相当自制力。


“他们问诊,连睡觉习惯侧卧、左边、右边或趴着睡,喜欢吃甜咸酸辣,不同状况下情绪反应等等鸡毛蒜皮小事都打破砂锅问到底。”“诊所里没有複杂的仪器设备,也不打针、抽血,起先很怀疑这颗几乎看不见的白色小药丸能发生什么作用。”“有一次我发高烧,吞下它不到五分锺就开始退烧,别看它小,吞一粒平均可以维持六星期左右药效。”


“但熬过反应期可真不容易,多年来我饱受忧郁症之苦,一直用西药压制,但它仍像定时炸弹如影随形。接受顺势疗法之后,有段时间变得更严重,简直空前未有,那时候,我几乎无处遁逃,一天二十四小时只想自杀,身体逼我必须面对这个问题,现在,在不仰赖西药的情况下,终于把这个包袱丢掉。”



两百年的汉尼曼是开山始祖
顺势疗法虽然最近几年随着自然疗法大行其道而扬眉吐气,其实,它并非新产物,而是拥有将近两百年曆史的。


开山始祖汉尼曼(1755-1843)和许多顺势疗法医师一样,是传统西医出身,二十四岁已是公认名医,但他对于西医治疗方式不满意。一天,读到金鸡纳树皮可以治疟疾,他突发奇想,决定试试看正常人吃了有什么反应———没想到居然发冷发热,出现疟疾症状,他开始思考其中关联,金鸡纳树皮可以治疟疾的原因难道和它能引发疟疾症状有关?从这里,推衍出“以毒攻毒”原理,就是顺势疗法的初步构想。


在莱比锡行医时,他的自然疗法引起了当地人的不满。而克腾大公却爲他提供了避难所。就这样,这位已经对漂泊习以爲常的医生在克腾一呆就是十四年。他在当地开业行医十分成功,并于1829年建立了顺势疗法医生团体,迄今在克腾仍十分活跃。


汉尼曼生前强调顺势疗法不是“发明”,而是“发现”,他只不过是把它们找出来归类成一门科学。他最大的贡献是,亲自品尝试验一百多种药物,观察分析症状,整理归类作成笔记。例如服下“砷”之后,“晚上睡不安稳,翻来覆去,甚至从一张床换到另一张,经常凌晨三点醒过来,心中充满莫名恐惧;即使极度口渴,喝水仍只能小口吞咽,无法一口气灌到底;情况严重的流鼻水,鼻水呈稀液态,且鼻孔有灼烧感;进食即呕吐;肛门附近痔疮状的疣赘,到了深夜,尤其灼痛如火;焦躁易怒,容易爲小事喋喋不休,喜欢抱怨、批评别人的错误……”


汉尼曼又发现,浓稀度改变影响药效甚巨。令人惊讶的是,稀释之后效果不减反增,到最后,从化学成分上分析,几乎稀薄到零的药,仍继续在病人身上发挥作用。所以,顺势疗法医生除了判断药物种类,还必须决定使用哪种浓度,这又是一门大学问。稀释十倍、一百倍、二百倍、一千倍的,甚至十万倍的药物?除非很有把握,爲避免风险,通常,“开低走高”先从低倍数开始,观察一段时间后再加高(稀释度愈高药力愈强、药效愈持久)。


汉尼曼的神奇医术,治好无数民衆,顺势疗法曾经风行一时,十九世纪欧洲各地有专门医院成立,如1883年由巴伐利亚邦女侯爵所资助的慕尼黑顺势疗法医院,至今仍屹立不摇,并不断扩充。可惜,汉尼曼之后后继无人,再加上工业革命,西医突飞勐进,顺势疗法式微,逐渐被挤入牆角,直到近一二十年……



在发展中探索
现代医学往往以比砖头厚的医药字典,作爲下药的依据。病人每叙述一个症状,医生便忙着翻书做记录,列出交集最大的几个可能。例如,病人描述,吃甜点后肚子容易胀气,一翻书,符合这项症状的药物五六十种之多,但医生根据经验和观察,选出几项作爲参考,再继续搜寻。病人说,有“怕黑,必须开小灯才能睡觉”的习惯,医生再翻书,范围愈缩愈小,直到结晶出最大交集,找到正确药物爲止。


顺势疗法中,有时病人由于压抑、顾虑、个性拘谨等原因,无法或不愿表达心理状态及情绪反应,这种情况下,甚至晚上作的梦,可以当成参考指针。“有时候潜意识透露的讯息比理性的陈述更深刻真实。”正确的药物将激发生命本质,强化免疫力,因此,喉咙发炎、感冒、发高烧、胃肠不舒服、经痛,都用同一个百试不爽的“万灵丹”,直到新的症状出现,再重新寻找下一个阶段的合适药物。


有趣的是,适合每一种药物的病人,都有特定人格类型。如,对顺势疗法有研究的人,一听医生开给病人的药方是“Lykopodium”(一种青苔的孢子),脑海中便大概有个印象,此人基本上具有以下特征:聪明、好胜、无法忍受别人批评、刚愎自用、果断力欠佳、在不熟识的人面前显得缺乏信心、对亲人却一味固执己见……患者可据此认识自己已知和未知的一面(但也有医生特意不透露药名,以免病人查书对照,影响心理,产生情绪性反应)。


至今科学难以理解的是,成份已经稀释到几近于零的药物,如何产生疗效?这是至今仍难解的谜。虽然对顺势疗法信念坚强,但顺势疗法医生也坦承:“任何事情都有极限,当生命力和意志力消失,或找不到合适的药,就是画句点的时候了。”




我们一直努力在寻找属于中国专业的芳香疗法,并为之奋斗...

芳香疗法 - 藉由沉浸在精油的芳香之中

多一些快乐少一些烦恼,以愉悦的心情迎接每一天,用乐观的心情期待未来

 回到顶部